御宅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御宅书屋 > 【GB/女攻】宿主,剧情不能这样走 > 过往/吊起来艹/shejing限制/cao哭王老板

过往/吊起来艹/shejing限制/cao哭王老板

凉渊借着秦理的浴室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几个人都老老实实呆在桌子边,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身上。

        少女对这样的目光免疫,懒懒散散地打了个哈欠,她看着地上跪着的景晗光,笑了一下:“我好像还缺一根鞭子。”

        景晗光瑟缩一下,连忙爬过去:“贱狗、贱狗明天就给主人送来——”

        凉渊满意地点点头,看向秦理:“送我和惊羽回去吧。”

        秦理也不敢造次:“好的……”

        等到系统收到任务完成的消息时,他简直要惊呆了。

        系统:【呆住.jpg】

        这也算?!这、这是男主要送她回家吗!这是男主要给她送礼物吗!这分明是被强迫的!

        凉渊摆摆手:“能完成就不错了。”她把可怜巴巴的系统晾在一边,在架子上挑了许久,随手抓了一把东西往背包里面sai,看得系统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宿主!宿主!收手吧——积分是拿来买这种东西的吗?!】

        “啊?不拿来买这个拿来买什么?”

        系统一时语sai。

        凉渊咯咯笑起来:“给管家大人戴上之后,就去找王老板。”

        她懒懒散散地躺在沙发上,看着手里具现化的硅胶玩具,忍不住把玩起来,一面转着,一面想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系统,这个世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吧?”

        【确实如此,宿主。】系统阵阵头痛,【你的做法完全将后续的故事剧情给堵死了,沈锦鸣没有遇见女主,秦理被你驯成狗,景晗光也没好到哪里去,惊羽你叫他去杀安娴琪了……就连女主也开始偏向你,世界任务已经全部完成了,要开始结算吗?】

        这家伙可是一个支线任务都没有完成啊啊啊啊——

        不对!她甚至都没有触发支线任务啊啊啊——

        他的系统职业生涯就要断送了呜呜呜——

        一定会被耻笑的!!!

        凉渊垂眸,摩挲着手上光hua的硅胶玩具。

        “不如去见一见不一样的王老板吧。”

        ……

        时光流转。

        凉渊再次踏入这个阴暗的地方。

        不同的人挤在一个狭小的屋子里,他们哄笑着将人架在那个横梁上悬下来的麻绳上,一圈圈将他的胳膊往后缠绕着,cu糙的绳索从他的xiong乳前勒过,他被吊起来,赤luo的身体被悬在空中,两条腿被站在他身后的人掰开,如同被把niao那样被男人抬起身体,cu糙fei腻的大手在他的身体上逡巡,引得周围人一阵哄笑。

        “王珩栎,还没肏进去呢,就已经硬了?”

        “怕不是屁眼痒呢,哈哈哈哈!”

        “说真的,他那后面真的比女人还要软,那张嘴能伺候得你——啧啧。”

        凉渊站在黑暗中,低笑出声。

        王珩栎脸上没什么表情,他目光都是空白的,听见这些话毫无反应,只是下半身被人玩弄着,垂下眸子看着自己屈辱的xingqi被cu糙漆黑的手用力rounie,被绑着的身体如同吊坠那样在空中摆动,男人借着冲劲lu动着他的xingqi,将那丑陋的东西卡在他的tun缝里摩擦。

        凉渊静静地看着,一群男人污秽的狂欢。

        “我那个时候在想,如果有人来救我,会不会得到救赎。”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凉渊离开了黑暗的小屋,她站在街道上,微笑着望向行人,他们尊敬的称呼她为小公主,而她扬起优雅的笑意,越过那些人,向着远方走去。

        她不是圣者,不会去救赎。

        王老板之所以能够吸引到她,正是因为这一份沉痛的阅历令他学会了忍辱负重,让他由光明,到黑暗,再到淡泊下的癫狂的经历,造就了现在的王老板。

        她是一个淡泊且残忍的人,她看着黑暗里被肏得快要死去的男人,被众人玩弄得像是破布娃娃般的王老板,只觉得索然无味。

        王老板是这样成熟的,他在最后变得像是刀鞘里削铁如泥的利qi,狠烈却内敛。

        她爱的是经历过这些的他,而不是一个空白的木偶。

        死气沉沉供人玩弄,又或者是弓着身子迎合,所有在这间小屋中经历过的事情,少了一件,都不会是现在的王老板。

        她啊……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系统问她为什么不去治愈王老板的伤口,她笑了,为什么呢?

        因为没有必要啊。她享受的一直是王老板现在的xing格,她没必要让自己的干涉去磨灭他的锋芒,这也正是她并没有怎么对他cui眠的理由。她喜欢这种浑然的阴戾和烈xing,隐藏在那个斯文皮下的疯癫,不是谁都能够触碰得到的。

【1】【2】【3】【4】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