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御宅书屋 > [GB]惊!皇子祸国殃民是真的! > 34他是我的人,不必听你的命令

34他是我的人,不必听你的命令

阮浛慕这一番话直接让祝笙脸上客气的笑意消失了。

        她交代给祝符的事情自己从来都不会去过问,因为知道祝符的能力,故而根本不会去过多关注那些,倒是没想到,只是一个疏忽身边人便出事了?

        她知道阮浛慕对于祝符那隐隐约约的感情,知道他必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作假。

        “她并未有跟我联系。”

        凝眉走到阮浛慕身边,祝笙看着阮浛慕双眸之中因为听到这句话之后泛出的紧张,当即便要跟阮沁伊吩咐一句让他用一下他那些情报网去找人。

        只不过,还不等她把这件事给安排好,呆在女皇身边的侍女已然顺着人群 聚集的动向找到了名声大噪的两人,拿着新鲜出炉的圣旨宣读起来。

        “因日前六皇子阮沁伊行为不检点,朕以为其配不上大将军祝笙,故取消二人婚约,并责令六皇子阮沁伊在宫中禁闭一月反省自身,时刻施行,钦此!”

        祝笙有她自己的身份加持,在听圣旨的时候连下跪都不必。

        但身边人就不一样了,大庭广众之下黑压压跪了一片,原本过来看热闹的人硬是将女皇这纸无缘无故便放出来的诏书也听了个清清楚楚,一时之间心中各种想法都升了起来,有的甚至还想要偷偷去看看两个当事人的反应,不过又很快被身边人按住了。

        “是么?”

        圣旨宣读完毕,本应到了接旨的环节,但两个当事人却连一个有所动作的都没有。

        祝笙是盯着那明黄色的甚至面色不善。

        至于阮沁伊,则是直接被祝笙抬手从地上拉了起来,直接将人sai在了自己身后,全然一副不打算让他接旨的架势。

        “既然是送到我这边的圣旨,”祝笙下颌微抬,看着侍女的眸中带着讽刺,“依照规矩,难道不应该是女皇亲自递到我手上的么,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在这里狐假虎威了?”

        她知道女皇必有一日要毁了之前的约定。

        但是,她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难不成,是她没注意到的什么地方,有什么悄然发生的事情推动了女皇的意思,这才让她突然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想要阻止阮沁伊和她的势力逐步扩大?

        “nu婢只是个传话的,还请将军不要为难nu婢。”

        宣旨的侍女也算得上是进退有度,即便在祝笙这样的言语嘲讽之下,她也依旧只是低头顺耳地跟祝笙解释,随后又将圣旨往祝笙面前递了些许。

        她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只是收获了祝笙一声冷笑。

        上好的锦帛做成的圣旨被祝笙轻轻接了过去,随意拿着已经卷好的圣旨在指间打了个圈,只听撕拉一声,那象征着皇权的锦帛就这么被祝笙撕成了两半。

        她知道是什么问题了。

        当日她与阮沁伊一同前往赤县,女皇便不顾一切安排杀手想要将他们二人的xing命了结在归途之上。那日她不仅没有得逞,反而还损失了那么多人力。

        如今换了祝符,想来是折损了更多……

        也正因屡次三番无法得手,再加上她这几日在京城中的走动,阮沁伊这些时候在大街小巷中有意识地为自己正名,可不就是在女皇那原本就积攒已久的杀心上再添上几桶油水么?

        “不必你特意传话,我现在就带着他去觐见女皇。”

        言罢,祝笙冷哼一声,拦腰保住阮沁伊将其抱到马上快马加鞭阴沉着脸往宫里赶去。

        她要去问问,女皇到底把祝符怎么样了!

        阮浛慕作为一个顺利在皇权斗争中安安稳稳活到现在的人,早在圣旨念完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其中的问题。

        他本来只是拿着一种游戏人间的态度,并不想在皇权争夺之中染上太多鲜血。

        但说实话,女皇这行为是真的愈发没有自知之明了……

        看着祝笙带着阮沁伊驰骋而去的背影,阮浛慕的嘴角突然溢出一丝笑意,转而往城门方向而去。

        想来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在这里遇到带着阮沁伊回来的祝笙。

        皇宫中巍峨依旧,倘若不是身处其中的人,根本觉察不到这华丽外表之下暗藏的腐朽和扭曲。祝笙本就有不用下马的特权,往日那是为了给女皇面子才意思意思,现在既然女皇都已经不知自己到底在什么位置了,她也没有再下马的必要。

        嘶鸣声一路延续到御书房之外。

        女皇显然对于祝笙的到来早有预料。

        毕竟她也知道祝符对于祝笙的重要程度,但祝笙带着阮沁伊一同出现在御书房,这倒还真是她没有想到的。

        据她所得的消息,阮沁伊在做那些暗中的事情之时,祝笙从来都不曾在场。故而她可以合理推断,祝笙根本不知道这个小崽子里面的心到底长什么样。

        她本以为祝笙回京那天看上阮沁伊是因为想要将他当成床上用品,但没想到祝笙对于阮沁伊就倒是有求必应,任由阮沁伊利用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